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軍婚高干 > 媚璣 > 幸運小妻,腹黑老公超完美!

全文完 文 / 媚璣

    甚至就算她否認,他也只認為是她不好意思,或者因為和賀天呆在一起感情比他的多才會讓她選擇和賀天在一起,他這么一往情深的付出,她總會知道到底誰才是最值得她愛的人,他雖然選擇退出她的生活,卻會一直一直的愛著她,默默關心著她。

    但是現在。

    他終于明白,過去她從來不屬于他,現在和將來,她更不會屬于他。

    她的心,她的愛只給了一個人。那個人就是賀天。她的心里從來從來就沒有過他。而賀天于她而言,甚至已經變成了一種本能。

    她可以沒有他,卻不能沒有賀天。

    當他自以為‘深情’的一退再退,終于無路可退的時候,現實突然狠狠扇了他一記耳光!打掉了他所有的‘自以為是’,讓他可笑又諷刺的像個傻子。

    所以,所以他以為可以欺騙自己的一些借口,就像突然暴露在陽光下的死角,。竟讓他無處可躲。

    他怎么會忘了,怎么會不了解,以贏心的性子,如果那天他們真的發生了什么,只怕她這輩子都不會再搭理他了,同樣,她也不會和賀天在一起。更不會懷著他的孩子在一起。她那眼睛容不下沙子的性子怎么會做這種讓自己兩難,更難堪的事?

    她是個多驕傲的女人啊。也許正是這驕傲和像太陽一樣耀眼的光芒吸引了他,讓他此生不悔。

    也許她會生下這個孩子,畢竟她對他再恨再怪也不會讓一個無辜的生命成為一個犧牲品,但是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他只能說,他和賀天對于她而言,已經是出局了。

    他再喜歡再奢望,也不過只是個局外人。

    ……

    在寧紗朵和張浩眼睛緊張的盯著顯示器,從里面看到楚贏心在看到韓睿在身邊,并且察覺到自己所處的位置是敏感的酒店時臉都變色了!兩人在顯示器后面一直等著,就等著賀天出現了!

    按照他們所預期的那樣。賀天真的出現了!

    只不過,他出現的地點并不是他們的顯示器里,攝像頭底下,而是——

    一腳踹開門后出現在完全傻住的他們倆跟前!

    不只賀天一個人來的,他身邊居然還跟了身穿警服的警察!

    這簡直讓兩人大吃一驚!然后就聽賀天面色冷淡的對那四五個警察說,“就是他們兩個,涉嫌綁架、脅迫甚至傷害我太太,又想要通過設局錄像好來詐欺賀家的錢,希望你們人民警察為人民辦事的最后可以給我們一個交代。”

    一聽綁架、脅迫、詐欺這些字眼,又眼見一臉嚴肅的冷面警察為了上來,兇神惡煞的就拿出了手銬,完全把他們當犯人一樣,不只寧紗朵頓時癱坐在地上,就連張浩都面如土色的一陣發抖!

    “我沒有,警察我是冤枉的,我沒有綁架沒有詐欺……我是被冤枉的!”

    賀天冷笑,“冤枉?知不知道你早前用那個號碼給我發信息開始,我就已經開始調查這件事了。而且我早就暗中觀察過,整個獵隼只有你和寧紗朵走的最近。本身最能傷害到楚贏心的人,我也大概能猜得到只有那么幾個。別以為你和寧紗朵一前一后的從獵隼告了假我就察覺不到你們在合計些什么。就在你給我打電話時候,我一直都在通過電腦監控你所在的位置,卻想不到‘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們居然就在這酒店里。還真是不怕死!放心,要證據我有的是,我們打電話時的錄音我也已經錄了下來,我讓赤腹鷹幫我通過聲音分辨分離器,能夠把原聲完整的分離辨析出來,要不要到了警局以后我們一起去聽聽,給我打電話兜彎子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這下子,就連張浩都徹底癱軟了下來!

    賀天看向臉色死白死白的寧紗朵,臉上充滿了輕視,“我知道,他和楚贏心無冤無仇,應該做這些都是為了你。至于動機是什么我就不得而知的。我只是想說的是,寧紗朵,你配得上楚贏心對你的好和信任么?你不是配不上,你是——根本配不起!別說她根本不欠你什么,就算是她欠你的,你所做的這些事別說已經觸犯了法律,多么不共戴天的仇恨居然讓你做出這么齷齪的事來,對待深仇大恨的敵人也不至于這么下三濫吧!她常和我說,她所交的朋友都像她一樣直率大方,不拘小節。現在看來,真是不盡然。你以為你的這些雕蟲小技,這點小心思她都看不出來?我覺得,她該比我能看得出,因為她比我了解你。只是很多事她給你留足了余地,才沒有說出來罷了。說白了,無非是給你一個不要一錯再錯的機會罷了,可惜,你卻沒有珍惜。”

    末了,賀天扔下句,“記得,別人問起的時候不要說你們是獵隼出來的。我賀天最看重的不是能力而是人品,別出去給我丟這個人!”

    ……

    在楚贏心推開韓睿,努力穩住有點麻酥有點飄的腳,跌跌撞撞的跑出門去,穿過長長的回廊,還沒轉過彎時就重重的栽進一個寬闊的懷抱!

    楚贏心的臉色還沒從剛剛的青白中回過色來,當她看到賀天的時候本該感到安全和安心,可是當聽到韓睿在身后著急的叫著她‘贏心’!就那樣追了出來時,楚贏心的臉色只更難看!

    “賀天!”她緊緊的抓著他的手臂,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雖然她不知道,也還沒來得及想賀天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但是在這個敏感的地方,她和韓睿同時出現,只怕不多心的人也會多想!只怕她渾身長滿了嘴也說不清楚了!

    可是,她才剛說了個‘你聽我……'解釋兩個字還沒說出口,他便掌心托住她后腦,手臂將她牢牢的圈繞起來后,以吻封唇的堵住了她所有的解釋、迷茫、不解。還有……

    身體微微顫抖,到現在也無法完全平靜下來的驚慌。

    他那么深的吻著她,仿佛一心要把她冰冷的唇吻熱。把她的驚恐驅散。把要說的話化成一句最簡單最安心的通過她的嘴,塞進她的心里——

    如果你問楚贏心這個世界上最溫暖,最浪漫的三個字是什么。她會說:不是‘我愛你’,不是‘我娶你’,不是‘我懂你’而是……

    我在這。

    是的,就這個簡單的三個字,就像帶著一種安定而堅實的力量,一點一滴的安撫下她整片世界的兵荒馬亂。

    看著兩人在走廊的盡頭忘我的接吻,站成一座石雕的韓睿聳聳肩,在吐出一口氣,不知道是慶幸自己給賀天這個電話打對了,還是他來的太及時,亦或者……是他感情停的太及時,在他還沒徹底一輩子陷下去,錯下去之間醒悟過來。他第一次感覺全身是如此的輕松、放松,這種感覺竟讓他忍不住微揚起唇角。

    真的,一切都,太及時。

    以前他總是覺得,在感情上誰先放手了誰就是SB。現在眼見著已經沒他啥事了,SB才不放手!

    ————————————

    就像賀天所說的那樣,楚贏心早就感覺到了寧紗朵的異樣。

    身為感覺敏銳的女人,她怎么可能神經大條到察覺不出寧紗朵的緊張、警惕,甚至是走神和慌亂?

    那杯奶茶幾乎印證了她的所想,所以開始她并沒有打算喝下去,也不過只是做做樣子罷了。雖然在寧紗朵手都帶著些不易察覺的顫抖遞給她時,她的心有點痛。

    但是當時就在她作勢要喝的試探她時,她卻出手打翻了那杯奶茶,這讓她覺得……也許他們之間還沒到那一步,也許紗朵還是以前那個熱情快樂簡單仗義的寧紗朵。還是她最最要好的朋友。

    她可以諒解她一切‘心理不平衡’的舉動,可是,卻無法眼睜睜的看到她變成一個心思陰毒,不擇手段的壞女人。更何況還是因為她。

    不過她千防萬防卻還是沒想到她居然會有幫手!否則以她一個人的能力,她奈何不了她什么。

    在寧紗朵進了局子后,寧家第一時間接到消息的人先是去了警局,后來就大包小包的提著昂貴的禮物來到楚家,希望得到她的原諒。

    楚贏心并沒有見他們,只以身體不舒服想要休息,讓她威武強悍的老爸楚聿衡出賣你幫她打發了。

    而寧家人帶去的東西楚家也一樣沒有收下,這讓寧家人頓時覺得:這下可完了!不但得罪了楚家和賀家的人,連自己的女兒也賠了進去!

    想要紗朵出來必須要有楚贏心的松口,就算不以楚家和賀家的能力去衡量他們在市里的地位,單單說寧紗朵做的這些事,那可是件件要判刑的!如果楚贏心真的不管的話,只怕……

    寧家人不知道的是,在他們失望的離開后,第二天晚上楚贏心就去看了寧紗朵。

    她的情況一點也不好,臉色灰敗的就像一棵沒有生病的枯槁樹干。

    寧紗朵問她,“你現在是不是已經恨死我了?”

    楚贏心搖頭,“我誰也不恨,只是怪自己。”

    寧紗朵涼涼的笑。是怪自己交友不慎么?

    卻想不到楚贏心語氣很輕的說,“我怪自己,為什么把你逼成了這樣,變成了這樣。我們家紗朵是個正直善良的人,看到乞討的老人會把錢包里的錢都給人家,看到父母當街打小孩子會憤怒的上前去阻止,看到有人欺負小動作會毫不猶豫的沖在前面。所以,把這么一個美好、善良的寧紗朵給埋沒起來了,原因不是為了別人,而是因為我,你說我是不是要怪自己?”

    “我知道你從來就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你只是心理不平衡。你也從來沒想過要害我。你只是需要時間去接受。我更知道,其實也許你沒有多喜歡多愛賀天,你只是高高在上的驕傲在作祟,認為這么優秀的你他怎么刻意看都不看你一眼。認為你哪里都不比我差,為什么他選擇的是我。認為你把尊嚴都丟了,別人可以不要,但怎么可以踩在腳底下,讓所有人都看你的笑話,嘲笑你,你敏感的自尊和驕傲怎么能承受得了這種侮辱,怎么甘心當個笑話?我都知道。但紗朵,愛情從來都不是靠付出去衡量和選擇的。尊嚴和驕傲是自己給自己的,自己是強大而堅定的,就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打倒你。沒有人要侮辱你,笑話你,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其實大家都很忙的,沒有那么多精力去關心別人的事。如果你非要把這種‘關注’定義成什么的話,那么我覺得,最確切的應該是‘嫉妒’。所有的議論都并非來自嘲笑和看笑話,而是嫉妒。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你一樣勇往直前,堅定果決,百折不撓,明亮耀眼,還有自信美麗。我也相信,這樣閃光的你吸引的絕非是幾個人的注意。你不是沒有愛人,而是還沒找到最適合你的那個人。我一直沒來看你不是因為我恨你,而是希望當你一個人的時候,你有足夠的空間去想明白一些事。”

    聽著楚贏心的話,漸漸的,寧紗朵便捂著臉開始泣不成聲起來。

    “如果不是身邊人的帶動,你也不會這樣做。我知道這一系列的事都是那個張浩出的主意,礙于他是你朋友,你又不同意和他合作,反而被他威脅了人身安全才沒敢支聲。他把我打暈了送到酒店,你卻偷偷叫來了我老公和我好朋友。這本身就是一種解救,哦對了。給賀天和韓睿打電話的人是張浩對吧?聽說他又是發照片又是變音,想要搞勒索的手法還真是不少,雖然你在張浩身邊很容易被人誤解成同伙,但你可不能傻傻幫他背黑鍋,聽見了沒?”

    寧紗朵聽著聽著整個人都傻了。

    楚贏心這么說,這么說不就是在提醒她,為她開脫么?讓所有的事都推到張浩身上,誰讓他才是在背后出謀劃策的那個!明明當時她都已經打算放棄了,可是他卻把她楚贏心給打暈了!讓她無路可退!

    眼見寧紗朵一直沒說話,只是在一個勁兒的掉眼淚,楚贏心把要說的話說完后,她覺得不管是哪方面的意思,寧紗朵這么聰明肯定都聽明白了。

    介于身為一個資深孕婦,平時不能太勞累。楚贏心正準備起身離開時,卻聽到寧紗朵帶著哭腔沙啞的聲音幽幽的道,“贏心,我對不起你……”

    下面那句,‘你還要我嗎?’,她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了。她做了那么多對不起她的事,怎么還有臉問的出這句話?

    一句‘對不起’,讓楚贏心的心臟好像被什么東西瞬間擊中!那種溫熱的感覺在擴散開來時。她哽了哽嗓子,眼圈已經先紅了。

    兜兜轉轉了這么久,她一直堅信的,一直想要維護的都還在,都被她牢牢握在手里,一樣也沒失去。

    楚贏心清了清嗓子,穩定了一下情緒后背對著寧紗朵,用一種‘寧紗朵這么不上道,楚贏心很不高興’的語氣說,“你理解能力什么時候退步到小學文化了?靠,我要的不是對不起。我要的是——我跟你說了這么一大堆真是口渴死了。趕緊的出來給我買奶茶喝!服務這么差,反應還未老先衰的遲鈍了,這人,還想不想當我孩子干媽了!算了,這事看來我還是回去好好想想吧!”

    身后,寧紗朵捂著嘴早已泣不成聲。

    ————————————

    對于,雖然賀天那天帶去了警察,只要是傷害贏心的人他就一個都不會放過!可是他心也很清楚,寧紗朵對于楚贏心來說不是‘其他人’,也不是‘別人’,而是她的好姐妹,好閨蜜。

    雖然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害楚贏心,但是他怎么會不明白她在楚贏心心中的意義?她不是那種是非不分的人,而這個寧紗朵也不算心思歹毒的人,只是一時被嫉妒和憤恨沖昏了頭罷了。

    說白了,他終歸都是為了贏心,終歸是為了她,不想因為任何事情讓她不開心,畢竟她現在是非常時期,有些明明還是有轉圜的余地的一些事何不順著她?

    賀天一向很欣賞韓睿,不管是他的能力還是身手,不過他真正開始欣賞他是從這件事開始。

    據說他連一個離別的場面都沒給楚贏心便離開了。只發了一條‘祝你幸福’的短信。

    楚贏心是誤會韓睿了,只是在那種情況下,大抵換做任何一個在酒店醒來,不但睡在*上,身邊還有其它男人在,換做誰誰也接受不了吧。所以她當時真心想這輩子都不再想看到他了!

    而她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說,她讓韓睿滾,遠遠的滾出她的世界!甚至,在后來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而他也是個受害人后,這個家伙連個當面道歉的機會都沒給她就走了。

    ————————————

    數月后,楚贏心剖腹生下一對漂亮的雙胞胎小女孩。

    當時來看孩子的人都紛紛贊嘆,孩子真是像極了賀天,如墨玉般濃密的頭發,白里透粉的皮膚就像兩個小肉球分外討人喜歡。誰抱誰夸獎這孩子生的可真是爹媽!更讓人感慨基因的強大果然是不可逆的。

    本來楚贏心只以為懷了一個小祖宗,卻想不到居然還是兩個!雖然孩子是長的挺漂亮,這也是身為父母很長臉的一件事吧,不過!

    她仔仔細細的研究了很久,孩子好像是沒有一個地方長得像她的!這事兒仔細一琢磨,好像尼妹的是挺不公平的啊!

    憑啥生個孩子沒一個地兒像她的?

    想來想去楚贏心都覺得人不都說什么‘基因強大’么,她覺得可能就是賀天的基因太強大了,蓋過了她的,而老天爺似乎尼瑪有點‘擇優而錄之’的趕角,直接就把她三振出局的只選擇了賀天一個人的基因就行了!她主要負責生就對了,其它的沒她毛事。

    所以啊楚贏心現在已經能夠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告訴大家,挑老公有時候不要挑太優秀的,差不多就行了。如果可以的話,盡量自己這邊的基因稍稍強大一點,是吧?生個

    要知道,她可是自然生的擁護者!無數人告訴過她自然生孩子對孩子是何種何種的好,奈何人算不如天算,生以前她紅酒喝了兩罐,平時更是天天出去溜達,做少量的運動,就是為了增加力氣,別生到一半沒勁兒了咋辦!

    可是誰想一朝‘胎位不正’,不剖也得剖,要不然的話大人小孩都有危險。總不能讓一個不想剖就傷害到孩子吧?

    人不都說剖腹產一次,第二次就只能剖腹產,在這個都流行要小二的時代下,楚贏心覺得如果有精力的話以后要個小二也不錯,不過介于老天爺一下子就給了她倆,現在想想這小二不要也罷。兩個孩子在一起總歸不會寂寞的。

    以后等孩子懂事了撩起身上的傷疤給她們看眼,嘖嘖,當年她們老媽是經歷何種九死一生,拼了性命才把她們給生下來。此英勇的壯舉多么可歌可泣,所以以后她們可以不孝順她們老爸,可不能不孝順她們的老媽啊!

    尤其以后有什么小秘密了,可要說出來一起分享一下啊!

    為了安慰剖了以后傷口每每作痛就有點小遺憾的妻子,擔心她會不會產后抑郁的賀天說,“剖就剖吧,剖也有剖的好處。”

    楚贏心但是那股子勁兒還沒過去,抱著孩子喂奶的時候還不忘沖賀天冷哼,“有什么好?”

    賀天伸手逗了下大女兒的小臉兒,隨之附在楚贏心耳邊說了句,讓楚贏心頓時臉一紅的嚷道,“賀天你這個大*!”

    后者似乎心情很好,抱著小女兒身體敏捷的一躲,完全閃在她伸手能夠到的范圍外。

    “老婆息怒。孕婦發火的可是會回奶的,等你出了月子想要怎么身體體罰都行,現在可別屈了兩個女兒。”

    還‘身體體罰’!誰稀罕身體體罰他!

    你猜這個大*和她說什么來著?他剛剛居然說:自然聲孩子經過那個地方,聽說會撐大,以后X生活的時候緊致度不如以前,剖腹產的優點當然就是不需要經過那個地方,直接從腹部取出來。

    你說她沒一個抱枕或者一個拖鞋的直接扔到他臉上去是不是也太好脾氣了一點?

    不過賀天很快提出一套安撫他老婆神經的方案:“賀遲有個好友叫江弈城的,他們的兒子一年前才出生的,比我們女兒大一歲。我和他接觸過,那個很有手腕的商界精英,長相也是你們喜歡的英俊大叔型,他的兒子肯定也不會錯的。恒久鉆石你聽說過吧?對,他就是恒久鉆石的總裁!所以你說要不要咱們兩家……”

    楚贏心一聽果然很感興趣!于是她頓時雙眼放光的說,“英俊大叔?像我爸那么好看么?有照片么我瞅瞅?”

    賀天頓時臉一黑!“女人,搞清楚現狀一點成不?你現在不但有老公了,還是已經生完孩子的半老徐娘了,想什么呢!我說的是咱閨女的事!”

    她是感興趣,可是她感興趣的點錯了好么?現在的女人是怎樣,一個個看見大叔就跟那不行了似得,找個和自己差不多的男人,是吧,像他一樣帥帥妥妥的,不好么?

    “哦。可是咱有兩個閨女,他只有一個兒子,到時候咱閨女眼高于頂的看不上人家也就算了,萬一咱倆閨女都看上了,把人家兒子撕吧了咋辦?”楚贏心不禁有點擔心這種可能性。

    賀天得意的笑,“這你就不用擔心了!你以為我看中的只是江弈城的能力和背景呢?我看中的是,剛好江家也是一對雙胞胎!是對雙胞胎兒子!配咱們姑娘不正好?”

    一聽這話,楚贏心頓時一拍大腿!嘿!這主意不錯哎!都說感情是從小培養的,她和賀天不就是一路這么培養來的么?雖然一開始互相看不順眼,但是兜繞了一個大圈子后最后還是在一起了。

    靠譜!絕對靠譜!

    楚贏心眼睛亮亮的琢磨著,“如果和江家訂了娃娃親,是不是代表了我們倆閨女衣服都是鉆石做的啊?那到時我這個丈母娘是不是……”

    賀天頓時無語!

    這位丈母娘能多考慮一下孩子,少考慮一下自己的事不?

    算了,他早就看透了,身為一個親手帶孩子的奶爸,這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是件任重而道遠的事!

    以后倆姑娘可以不孝敬她們不靠譜的老媽,可千萬不能不孝敬她們含辛茹苦把她們撫養成人的老爸!尤其是青春期交了個什么樣男朋友的小秘密可要和他分享分享,身為對男人秉性極其了解的男人,他絕對最有發言權!

    當然,如果想要和他閨女交往,怎么著也得來他獵隼好好訓個幾天,別說是什么值不值得托付了,先看看算不算是個男人吧!不算男人的那種還想來娶他女兒?窗都沒有一扇!

    ……

    不管賀家人還是楚家人,大家的意思都保持的很一致,如果說先前楚贏心懷著孕沒法操辦婚禮,那么現在孩子平安降生后這婚禮可得好好操辦操辦了吧?

    尤其是賀家人,從小就把贏心當他們家的小媳婦,這會兒不但真的夢想成真,還給他們家一下就添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這么怎么能不讓他們高興?而且了,賀家的媳婦哪能這么神不知鬼不覺的偷偷就進了門,咱要光明正大的進,讓所有人都知道她楚贏心是他們賀家的兒媳婦!

    楚贏心和賀天決定,要兩個伴娘,兩個伴郎,她這邊的伴娘分別是寧紗朵和楚語心,而賀天那邊則是江子琛和賀遲。

    本來賀家兄弟從小就說好,以后一個結婚了,另外兩個是一定要當伴郎的,就算是結婚了也風雨無阻。但是現在賀晨光就跟那消失了似得,就連賀天結婚的日期都通知不到他。更別說他還見過那兩個可愛的小萌妞了。

    不過還好兄弟之間都能惺惺相惜的理解這種感覺,若是遇不見也就罷了,若是一但你的生命中曾經出現過那個人,因為不愿意換人將就,就怎么也不會輕易的放手。

    哦,用楚贏心的話就是:就跟那王八一下子咬了人似得,死也不松口。

    楚贏心和賀天的想法一樣,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他們相信,賀家繼他們婚禮后再次傳出的好消息,一定是晨光和為零回來的消息。

    不過眼下這團體組合,嘖嘖,怎么看怎么都是新郎新娘永結同心,伴郎伴娘團結有愛的節奏啊!

    婚禮日期就選在兩個小公主百天的那天。因為楚贏心和賀天希望婚姻是充滿清新歡快的主題,便辦了一場草坪婚禮。

    賀家的兩個小公主的名字在家人的合計下,最后一致決定,姐姐叫賀子衿,妹妹叫賀心悠。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兩個女兒由于是異卵雙胞胎,長得也開始越來越不同起來。不過卻各有各的漂亮,楚贏心卻也始終從兩個女兒身上看不到有任何像自己的地方,尼妹的!

    介于兩個女兒還小,不能擔任他們的小花童,不過這卻并不影響這對外形出色的夫妻一人懷抱一個,賺足了別人羨慕的眼球!

    你要問楚贏心在結婚當天最開心的事是什么,是賀天當眾宣讀那段不知道什么時候準備好的告白的感動?是他下跪說會一輩子保護她和孩子的堅定?還是像每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一樣身披白紗的激動?NONO!都不是。

    而是!她看到她倆女婿了!

    可不,楚贏心萬分激動的見到了賀天跟她傳說中的江家的兩個小帥哥!嘖嘖,單單是看小時候這萌態可掬的模樣就知道將來肯定是倆禍害無辜少女的妖孽!是誰說過小孩小時候長的好看,長大后就殘掉了?

    你看這對雙胞兄弟的爸媽就知道了!爸爸帥氣媽媽俏麗的,這強大的基因不管像誰都絕對沒錯!雙胞兄弟配雙胞姐妹,神州行,她看行!

    有時候緣分就是從兩個小帥哥抬頭好奇的看向睜著大眼睛,好似芭比娃娃的小女孩那一刻開始的。

    楚贏心扔出去的捧花是被寧紗朵接到的。看似非常有緣分,實則是她偏心眼,在背對著的時候先瞄準了她的位置才扔的呢!

    只不過意外的是,她親愛的小伴娘接到了她的捧花,那位也來湊熱鬧搶捧花,最后連她的伴娘帶捧花一起撈進懷里的仁兄是要鬧那樣?

    雖然她很不想點名,但是也必須得說,江指導員,咱能低調一點么?

    當時賀遲還砸吧著嘴的跟賀天說,“哥你要有這主動性和覺悟性的話,贏心早在幾百年前就是我嫂子了。”

    賀天則皮笑肉不笑的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先管好你自己吧!怎么著,原先語心不理你,有人還破罐子破摔,這會兒精神奕奕的是原地滿血復活了么?”

    賀遲摸摸下巴的說,“哥,經過這么多,我現在越發的覺得吧,這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上天注定的!這不該是你的啊——”

    賀天挑眉,就聽賀遲道,“硬搶也得把人給搶過來!上天算個鳥!”

    ……

    望著不遠處那活躍在人群中,和他的爸媽在一起,逢人就不低調的炫耀著自己雙胞胎小公主,換下了婚紗后穿件白色*洋裝的小女人,賀天慢慢揚起微笑。

    是的,只要是想要的那個人,就算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又如何?

    他做的一切,他想要的一切,也不過只是一個她。

    賀家家訓:面對一個可以左右你的情緒的人,一定要徹底。

    要么徹底遠離,要么徹底把她變成是你的。

    動情中,他還未細想就走上前去,從后面抱住她,“親愛的,你今天真漂亮。”

    楚贏心給賀天這舉動嚇了一跳,看到周圍的人那過來時或善意或揶揄的目光,楚贏心臉色微微一紅,嘴上卻說,“你才知道呀!”

    “我的意思是,都說女兒像爸爸,會不會覺得兩個小公主都像我,有點心理不平衡?”

    “相當不平衡!”

    楚贏心咬牙的想。怎么著,今天他們這結婚的日子,他是太開心了。所以想要揭揭她傷疤,刺激刺激她的找找樂子是吧?

    如果他真的這么喜歡‘哪壺不開提哪壺’,那等她把其它的燒開了后潑給他怎么樣?

    “你別誤會,我是想說要不你先歇一段時間,然后咱們繼續追生個男孩再?你想想,女孩像爸男孩像媽,你這么聰明漂亮,不生個男孩展現展現強大的基因優勢豈不太可惜?”

    楚贏心微微瞇眼,“好像是這樣的。”

    接著她突然出手,胳膊肘往后用力一頂,若不是賀天反應迅速,估計能被她這兇狠的力道把肺頂出個窟窿來!

    “聰明漂亮?我咋不知道在你眼中有這多優點?嘖嘖,說話也不怕閃了舌頭!”楚贏心叉腰氣哼哼的說,“還生?這種事你跟母豬商量去!”

    正說著間,兩人聽到背后一聲響,“新郎新娘來一張!”

    賀天見過變臉的,沒見過臉變這么快的!

    剛剛的小母老虎在轉頭時立刻變成一只柔情萬種的小綿羊,依偎著他甜蜜無比,變換著造型的來了幾張。

    而他也不客氣,各種貼面懶腰的配合的親密無間。還順帶著在她臉上偷了個香。

    人攝影師一走,母老虎頓時就從動物園里放了出來——

    “對了,這孩子也生完了,月子也坐完了,婚也結完了,你啥時候帶我出去各種游山玩水的順帶著學藝啊?”

    對于這件事楚贏心一直都記在心上!還記得當時賀天跟她說的時候,又能學習又能玩的簡直把她整個小宇宙都點亮了!

    楚贏心覺得,她會這么快嫁給某人,也許跟這點也是分不開的。

    賀天語重心長的說,“這也正是我要和你商量的事,都說爸爸在孩子的成長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尤其是三歲以前,不都說三歲看到老么?我覺得我身上的責任重于泰山。”

    “然后呢?”

    “然后我覺得在孩子三歲以前,咱們‘不宜出行’。”

    楚贏心臉色立刻就臭下來,繼而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的問,“我什么時候回獵隼?”

    “隨時!”非常痛快的回答。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她瞪著她,“那你什么時候回去?”

    賀天:“我剛剛不是說了么,我覺得三年內還是在家看孩子比較好。獵隼那邊有你,你想學什么我在家可以教你,回頭你再琢磨琢磨。在獵隼占地為王的感覺,你好好感受感受——訓練的事不用你親自去教導,別人也不知道你什么手,你只要裝模作樣的天天在辦公室坐著吃喝玩樂外加上網就行了!其它的有赤腹鷹他們,這多好的事!”

    楚贏心皺眉的略微‘感受’了一下說,“我怎么覺得你都可以去死了呢?”

    她怎么有種好像被人給騙婚了的感覺?

    賀天嘖道,“老婆,婚禮上說這種話太不吉利了。沒有我和你一起白頭到老,你心靈空虛沒關系,身體寂寞了怎么辦?”

    楚贏心挑眉,“我也沒指望你能用那么多年。你當自己是70年大產權的房子,一用那么多年還那么硬朗?”

    說話間,楚贏心視線微微下沉的看了眼賀天身上的某地兒。

    賀天:“……”

    到底誰才是*!

    不過賀天覺得,婚姻是什么?婚姻不過是你騙騙我,我騙騙你,和和美美小兩口。生活是什么?生活不過是你*一下我,我*一下你,革命情誼更深厚。

    雞飛狗跳的生活才剛開始,楚贏心敢打賭,他們日后的生活肯定不會無聊了。但是又有誰說他們不是人生的贏家呢?

    從小青梅騎竹馬,竹馬繞*弄青梅,繞了圈子,喜歡錯過人,卻冥冥中牽扯的紅線,從未斷過。而上天賜予的一雙幸福超越了他們的所想,兩個寶貝生下來才沒多久就讓楚贏心感受了一把當人岳母的滋味!還是未來的鉆石王老畝的岳母!貨真價實的‘鉆石岳母’!

    真是人生贏家啊!

    如果你問楚贏心,她對賀天最想說的是什么,她想說的是:謝謝。

    謝謝你,從未弄丟我。

    謝謝你用時間告訴我,愛一個人應該是怎樣的模式。

    謝謝你用深情告訴我,我從出生起注定,就應該是屬于誰的。

    (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计划 快3走势图上海 开奖广东36选7 捕鱼来了下载 二码2肖2码期期准永久中特 黑龙11选5开奖走势图 北京11选5的走势 股票配资论坛x贝得来 股票配资推荐公正卓信宝配资精湛 电脑赚钱网站 微乐吉林麻将手机版 微乐吉林麻将 浙江飞鱼期本走势图 3d的开奖号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 11选5河北 福彩内蒙古快3开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