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青春校園 > 凌阡陌 > 網婚時代之大神離婚吧

【02】幸福來得太突然 文 / 凌阡陌

    可是?還有什么可是的呢?

    為了這一個星期的馬爾代夫蜜月之旅,王大神可是連加了半個月的班啊!

    “明天就走了?用得著這么急嗎?”護照什么的辦好了嗎?

    王某人蹙眉,“急嗎?我準備了一個星期,一切手續都辦好了,明天早上九點的飛機。”

    相比蘇妃的底氣不足,王某人可是胸有成竹。

    蘇妃輕輕的點頭,既然萬事具備只欠出門,那就去吧。

    話說,傳說中的馬爾代夫她還真的挺向往的,蘇妃樂呵呵的蹦了起來,“我去通知蘇逸,他一定很高興,第一次出國呢。”

    王琰扣住蘇妃的手腕,一臉不悅的瞪著她,“通知他做什么?沒聽說過度蜜月還有帶燈泡的道理。”

    蘇逸=燈泡?蘇妃擦汗,“可是…不帶他一起去,他會哭吧?”

    別看她家蘇逸性別男,哭泣、耍賴什么的,一點都不比女生含糊,有時候就連她這個當媽的都要懷疑他是不是投錯了肉身。

    “那有什么?他愛哭就讓他哭!”王某人冷冷道。

    蘇妃嘴角抽搐,這話說得!明明是親爹卻表現的像個后爹,搞得她也跟著成了后媽似的。

    晚餐時分,一家六口齊聚。

    王某人手里捧著碗,優雅的咀嚼著口中的米飯,一邊狀似不經意的開口:“明天我跟妃妃去度蜜月。”

    明明是云淡風輕的一句,長輩們頓時炸開了鍋。

    “真的?你終于想開了?”老太爺最是高興,慈祥的臉上笑開了花。

    “什么?那公司那邊怎么辦?”王夫人就顯得很震驚,微皺著的眉頭透露著她的擔憂。

    老太爺不高興的瞪向兒媳婦,“你眼里只有你那個公司!我的曾孫就不重要了?王家的血脈就不重要了?”

    “爸…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王夫人急忙解釋,老太爺冷哼一聲,顯然根本不聽她的解釋,末了干脆直接將王夫人無視了,朝王琰秀出贊賞的大拇指,“加油!努力!爺爺等著抱小曾孫。”

    王鎮軒并沒有說話,只是伸手攬住心有不甘的金耀珠,給了她一個極其溫柔的眼神,讓欲語還休的王夫人直接就不說話了。

    蘇妃正尷尬著,就聽一聲哽咽斷斷續續的傳來,聲音由弱漸強,最后甚至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了起來。

    抬頭無奈的看著哇哇哭泣的蘇逸,蘇妃感嘆自己果真是預言帝。她是親媽,見著兒子哭泣可不會像他那個冷血老爸一樣置之不理。

    蘇妃趕緊開口安慰他,“寶貝,沒說過不帶你一起去啊,你不要急著哭嘛!”

    蘇逸短暫止住眼淚,抬頭狐疑的看著蘇妃,似乎從她略顯心虛的笑臉上看不到保證,他把期許的視線轉向老爸。

    王琰黑眸一凜,冷聲道:“乖乖待在家里。”

    “對啊,小逸逸,聽你爸爸的,他們倆度蜜月你去不合適。你也希望你媽咪早點給你生個弟弟對不對?你要是跟著去的話,你爸爸媽媽會因為你而分心,那樣就不能專心懷寶寶了。”就連老太爺都過來勸蘇逸留下。

    “妹妹。”蘇逸倏地開口,“我要妹妹。”

    老太爺面色一僵,短暫的無語之后,又很快的恢復了和藹可親的笑容,“小逸逸,你要排隊,爺爺已經跟你媽咪說好了,要弟弟的,你要妹妹等下一個好嗎?”

    蘇逸眨巴著眼睛,似乎很認真的想了一會兒,點頭:“好,小逸逸要下一個妹妹。”

    蘇妃撫額,這一對曾爺孫到底把她的肚子當什么了?還有生男生女是她能控制的嗎?這像是提前預約節奏到底幾個意思?!

    “那個…”蘇妃弱弱的開口,“小逸逸你還要不要去馬爾代夫了?”

    蘇逸看了看猛朝他搖頭的太爺爺,再看了看一臉陰郁的老爸,不甘又憤然的開口:“我不去,但我有條件。”

    此話一說話,他果真遭受到老爸的一記眼刀。但素,他蘇逸是不會向惡勢力屈服的,他抬起小臉,大眼勇敢的和王琰直視,朗聲道:“我要老爸再給我買一臺ipad!”

    王琰聞聲,冷冷的睇著他,鄙視道:“你有卡自己不會刷?”

    “……”蘇逸想起了那張被他藏在鞋底的金卡,“那個…好吧…”這才發現,自己真的是蠢到家了,跟老爸談條件千萬不要求物質、求金錢,最后只會落得被鄙視的下場。

    所以,蘇逸只好弱弱的補充,“下一個我一定要妹妹哦。”

    “不好意思,這個無法保證,我只能說,盡量。”王某人淡淡道。

    老太爺掩著嘴偷偷的笑,蘇妃尷尬的恨不得把臉埋進飯碗里,王琰老神自在、慢條斯理的吃著飯,蘇逸撅著小嘴,把一肚子的怨氣撒在食物上。

    金耀珠動了動唇想說話,王鎮軒沖她輕輕搖頭,微揚的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眼眸中難掩無限的柔情,金耀珠紅著臉,有些害羞的低下頭。

    沒有人說話,只聽見咀嚼食物的聲音,你一口,我一口。

    而幸福,自然而然的就在你我的口中蔓延開來…

    第二日,9:10am。

    這是蘇妃第一次坐飛機,上機前她還很興奮,但,上機沒幾分鐘,悲劇就發生了。

    “嘔~”蘇妃捂著嘴巴,強忍著腹中的不適,干嘔了一聲。

    王琰攬著蘇妃的肩膀,臉上帶著無能為力的焦急,千算萬算,卻沒算到這件事——暈機!蘇妃暈機!

    “妃妃,我已經請空乘送暈機藥過來,你先忍一會兒。”

    “嘔~”蘇妃很想說好,但她說不出口,一開口,她就忍不住想吐。

    正如王琰所說,空姐很快的將水和暈機藥送了過來,蘇妃看著那杯水和王琰手心中的白色藥丸,胃里又忍不住翻攪了,她皺眉,為毛看著水和藥丸都想吐?

    天知道她竟然會很丟臉的暈機!暈機!早知道這么難受,這趟馬爾代夫蜜月之旅,就讓王琰和蘇逸父子倆來好了,蘇妃森森的后悔了,嗚嗚嗚…出師不利…

    “別哭了,吃了藥睡一會兒,很快就到了。”

    王琰的輕聲安慰,聽在蘇妃耳里卻像是不痛不癢的風涼話,她酸溜溜的開口:“我就要哭!你不暈機當然不會理解我有多難受了,嘔~”

    “把藥吃了你會舒服些。”王某人嘆息一聲,將水杯和藥丸送到蘇妃嘴邊。

    蘇妃不情愿的張嘴,吃了藥丸再喝了一口水,這還沒來得及咽下去,惡心反胃的感覺又上來了,“嘔~”她搶過王琰手中的水杯,直接將水和藥丸吐了回去。

    “嗚嗚嗚…我不要吃了,拿走吧。”她伸長手臂,將那杯自己都嫌棄的“吐水”舉得遠遠的。

    到底是訓練有素的空姐,美麗的空姐結果水杯眉頭都不皺一下,只看著王琰,輕聲道:“先生,您看您和您太太還有什么需要嗎?”

    見蘇妃擺手,將小臉埋在他懷里,難受的哽咽著,王琰擺了擺手:“謝謝,暫時不需要了。”

    見蘇妃這樣像個小可憐一樣的埋在他懷里,就算不暈機,胃不難受,可王琰的心是難受的,早知道坐這趟飛機會讓蘇妃這么痛苦,蜜月什么的,就近原則就好了。

    蘇妃也覺得奇怪,趴在王琰懷里,似乎沒那么難受了,本來似驚濤駭浪一般翻攪的胃,忽然像是退了潮的潮汐一樣,平靜了下來。

    他身上有著淡淡的清香。

    不是煙草味,為了懷第二個孩子,他戒煙很久了;也不是香水味,他雖然過著精致的生活,卻不像其他男人那樣,噴古龍之類的男士香水。

    總之,他身上的味道是一種能讓她安心的味道,她說不出來具體像什么,反正她就是喜歡。

    也許是折騰久了,她趴在他的懷里眼皮加重,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妃妃,醒醒。”

    蘇妃睜開朦朧的睡眼,王琰的俊臉映入眼簾,她的記憶也在瞬間蘇醒,是的,她在坐飛機,而且,還該死的暈機了!

    “我們到了嗎?”天殺的,告訴她到了!

    “早就。”

    “早——就?”蘇妃倏地瞪大眼睛,這才發現,她此刻雖然還坐著某種交通工具,但早已經不是嚇人的飛機,而變成了感人的汽車。蘇妃正暗暗欣喜,忽的想到了什么,又一驚一乍了起來。

    “你…你…我睡著了,你抱我下飛機、出機場的?”

    王琰皺眉,似乎在說除了他還能有誰?

    天吶!蘇妃頭又疼了,更是覺得胃里又一陣難受,第一次出國就驚世駭俗了一把,她肯定是第一個被男人抱出機場的女人吧,想到當時有多少雙好奇驚愕的眼睛朝她們看,蘇妃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臉抓花。

    “你為什么不早點叫醒我?”蘇妃怒氣沖沖。

    王某人甚是無辜,“叫了,叫不醒。”

    “胡說八道,你肯定沒有認真叫!”

    果然,看到他嘴角忽然上揚的弧度蘇妃就知道了,他所謂的叫肯定是在她耳邊輕聲耳語了幾句,而且他還有更冠冕堂皇的理由,他說過,喜歡看她睡著時毫無防備的樣子。

    “什么時候到酒店,我餓了。”蘇妃決定了,化悲憤為食欲,把一切丟臉的行為都吃進胃里,消化掉!

    “先不到酒店,我們先去醫院。”王某人說。

    蘇妃擦汗,“我暈機也要去醫院啊?沒必要吧?傳出去不會笑死人?”

    “有必要,而且你大可放心,只要你不說出去,沒人會知道。”

    蘇妃扼腕,她像是藏不住秘密的人嗎?“你怎么不把你算進去,我怎么知道你會不會保密——”說到這,蘇妃頓了一下,有些自嘲的笑了,“我差點就忘了,你口風有多緊,能把我們的婚姻關系隱瞞五年,你的保密工作確實做的很到家。”

    “妃妃,我們說好不再提這件事的。”蘇妃一提這事王琰就慫,霸氣側漏的臉一秒鐘變小媳婦樣。

    “哼!”氣還沒消之前,她就要提。

    醫院很快就到,盡管下了飛機蘇妃除了餓之外沒有任何不適,但王琰還是堅決要她進醫院檢查。

    蘇妃固然固執,但要比固執,她還是比不過王琰。

    明明只是暈機的不適,醫生卻讓她走了一遭驗b超的程序,蘇妃忍著肚子餓配合了所有的檢查,全程醫生都和王琰用英語交流,蘇妃只聽他們呱唧呱唧的鳥語,完全聽不懂他倆在說什么。

    大學英語四級雖然過了,但畢業這么多年,早把英語還給了老師。也許說得慢蘇妃還能聽懂一些皮毛,可…王大神人家牛b啊!英語麻溜的就跟他是外國人似的。

    出了診室,王某人緊皺眉頭一臉凝重,摟著蘇妃的腰,愣是不吭一聲。

    王琰一向是擺著一張冷漠的撲克臉,很少有事會讓他心煩皺眉的。

    他的表情讓蘇妃很不安,腦細胞開始不安分的跳躍著,各種猜測各種否定之后,弱弱的得出一個結論:難道說…她得了絕癥?

    不好,她要哭了。

    “大神,醫生怎么說…”她猜他肯定會說好話安慰她,比如,她真的只是暈機而已,回去休息一會兒就沒事了。

    結果——他輕聲開口:“醫生說你懷孕了。”

    蘇妃驚掉了下巴。特么的,她腦海里想過n種可能,就是沒有想到這一種!

    “不要亂開玩笑。我懷孕了你是這表情?看起來一點都不高興!”

    “我沒有不高興。”王琰輕聲解釋,“我只是…怎么說呢?我們這趟來馬爾代夫的目的很明確,就是來造人的,可現在…”王琰低頭瞄了下蘇妃還很平坦的小腹,“忽然有人告訴你,不用造了,你作何感想?”

    蘇妃想都不想的說:“我感覺很好啊,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王琰盯著蘇妃,“不費功夫?”

    蘇妃臉倏地紅了,結巴道:“額…我…我知道你很辛苦…”

    “我給你打個比方,假如你是奉命迎敵的將軍,當糧草和士兵全部就位,你已經領兵上戰場的時候,敵軍忽然投降了,你作何感想?”

    這還要想?“我當然高興都來不及啊,戰都不用打就贏了,多好!”

    王琰微微點頭,“果真男人和女人的思維方式不同,若換做是男人,只會覺得勝之不武。”

    蘇妃嘟嘴,不高興道:“我不懂你想說什么,你是想說,我這孩子不該有是不是?”

    見蘇妃誤會,王琰慌忙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昨天他還在努力的播種,今天,他的種子已經在蘇妃的肚子里偷偷萌芽了兩個月,幸福確實來的太突然,計劃似乎被打亂了…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计划 浙江雷曼期货配资公司 北京赛车pk冠军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春节放 股票融资风险ˉ杨方配资 微乐吉林麻将安卓版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推荐 3d开奖结果试机号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查 金盈有道配资 山西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山东老11选5快乐彩票 河南22选5在哪个电视台开奖 浙江麻将下载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靠谱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安 宁夏十一选五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