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浪漫言情 > 秋如意 > 大人物的小萌妻

64.謝謝你(番外完結) 文 / 秋如意

    一場又吵又鬧又哭又笑的生日宴,終于結束了。

    “豆豆,長大以后,做**哥的小新娘吧?”

    ……

    呃!

    事實上,還沒真正結束呀!

    “小新娘?”豆豆姑娘傻傻地重復著,她此時正坐在曲贏波的大腿上,被一口一口地喂著牛奶,這是睡覺前的準備工作。

    “是呀!做**哥的小新娘,會有更多更漂亮更可愛的裙子,等著豆豆穿。每天,都有閃閃亮亮的鉆石,珠寶,準備給豆豆戴。”

    曲贏波這簡直就是不遺力地金錢攻勢啊,旁人聽得捂嘴直笑,但老勤務兵卻是憂心忡忡著,要曲家娶個這么愛慕虛榮的小媳婦兒,就算有金山銀山估計會被敗光的吧?!

    當然,還有一旁的靚寶,雖然之前吹蠟燭許愿時,奪得先機好彩頭,未料到曲贏波的后招強勁,頗有幾分塞翁失焉知非福,此刻就來了個大翻轉。

    “豆豆……”靚寶上前,想要打斷曲贏波無恥的誘拐行逕。

    “每天都穿漂亮裙子嗎?”

    “當然。”

    “每天都有漂亮鏈鏈?”豆豆拉了拉剛掛上脖子的那根漂亮的七彩水晶項璉,這便是剛才曲贏波打算送出的重頭禮物。

    “當然,以后還有手璉,腳璉。你喜歡,我都給你買。”

    “好好好,要要要,豆豆要做小新娘子!”

    說著,小家伙肉肉的身子就在人家大腿上巔騰著,曲贏波樂得一把捧起豆豆可愛的小臉蛋兒,湊上前就是一個大大的KISS,啾的一聲,就像是吸盤兒被一下拔掉的聲音。這眼角的余光,還故意得意洋洋地瞥過了正要上前來的靚寶。

    一瞬間的眼神廝殺,可讓靚寶嚴肅的小臉又沉了好幾分,本來漆黑的眸子仿佛一下子燃起了火,亮亮的仿佛兩柄就要出鞘的刀。

    曲贏波自然也不是被嚇大的,唇角翹得更高,故意將小豆豆抱得更緊了,便要起身帶著人去院子里轉兩圈兒,繼續……跟小新娘子交流感情,加深理解,共筑統一戰線。

    “豆豆,睡覺了!”

    靚寶突然出聲,聲音宏亮清晰。

    豆豆回過頭時,他又加了一句,“今晚我們一起睡覺,講愛麗絲的故事。”

    一邊說著,他一邊朝小丫頭伸出了手。

    一起睡覺!

    愛麗絲夢游仙境!

    這一個加一個信息量,立即讓豆豆的目光,從漂亮衣服和美麗首飾的迷惑中,拉了出來。她那單純的小腦袋瓜里,浮現的是自己當下天黑時最大的渴望,喝了牛奶,就要睡覺啦!要是能和哥哥一起睡覺,就太棒了,而且還能聽哥哥講故事,太美妙啦!

    這一起睡覺的力量有多大呢?

    曲贏波剛想反攻時,懷里的小肉球就迅速一扭身子,就跳下了他的大腿,奔向了自家哥哥,這兩只小手一拉,就叫著“睡覺覺,睡覺覺”。

    得,睡覺的魅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呢!

    周圍的大人見了,全樂不可支。

    連老勤務兵也忍不俊不禁,想著,到底還是小孩子,哪里懂得那么多,他怕是多慮了。這日子還長著呢!自家的寶貝蛋子,不一定未來就會娶這么個小豆豆。況且,聽說這孩子并不是厲家親生的,未來……未來的事情,未來再說吧!

    靚寶如愿以償地拉著妹妹要上樓去了,沒想斜次里又沖出來一道小小身影,抱著豆豆,就重重地親了一口,還給豆豆懷里塞了東西。

    “豆豆,我,我……我喜歡你。我……我會保護你的!”

    貝貝的初吻終于順利獻給了自己的小女神,一張雪團團的小臉都漲成了紅番茄。

    豆豆被吻了,卻是一臉懵懂狀,回頭看到阿姨又拿來了牛奶,就伸手叫著還要喝。

    貝貝有點兒小小的失落,小女神竟然都沒有給他點兒什么回應啊。退后時,不小心撞到了曲贏波,這一大一小曾經的戰友對視一眼,同時皺了皺眉頭,迅速移開了目光。

    然而,小貝貝卻是少見的懂事兒,不知想了什么,復又抬頭看向曲贏波,口氣極為認真,道,“曲哥哥,我也喜歡貝貝,我們……公平競爭!”

    曲贏波抿著漂亮的薄唇,默了一默,輕哼一聲,轉身走掉。

    “謝謝光臨,再見再見!”

    這時候,小包子和小王子好不容易被保姆拾掇出來,兩人穿著睡衣,站在門口,負責送客。齊齊舉著小手,邊叫邊揮手,那模樣真是滑稽得不得了。

    看得張小苗和王致誠又好氣又好笑,沒想到這兩個小鬼,竟然不打不成交,這么快就好得跟什么似的,連衣服內褲都可以互相分享了。萌萌要夫婦兩干脆留下過夜,隔天也可以和厲錦琛一起上班也方便。

    而小囡囡還賴在爸爸懷里,不知道在撒什么小脾氣,咿咿呀呀地別扭著。

    劉耀哄著,“你萌萌姨都讓小王子住下了,你要想,那爸媽也陪你住一晚,你就可以……”

    “不嘛不嘛,嗚嗚嗚……”

    “那,咱們跟小包子弟弟說拜拜,就回家睡覺覺了?明天上幼兒園,你還可以看到大家?”

    “不要不要,嗚嗚嗚……討厭!”

    哎呀,這小丫頭就是糾結得很啊!怎么都不對,這不是要活活憋死人嘛!

    劉耀無法了。

    囡囡咬著小手指,眼里包著淚兒,目光卻悄悄瞄向豆豆和靚寶的方向,一會兒又被門口笑鬧的兩個男孩吸引,小眉頭瞅得更緊了。

    朱碧嬋坐在一邊嘆氣,“唉,你們家的小鬼為嘛那么搶手啊?我女兒明明那么可愛的說!”

    萌萌正喝著厲錦琛遞來的牛奶,嗯,厲家睡前的專用飲料,一邊撐著頭嘆息,“我也不知道為嘛,養出來的寶兒,一個比一個可愛耶!”

    朱碧嬋立馬就被氣笑了,兩個女人又斗起嘴兒來。

    最后,劉耀得了張小苗的提醒,把囡囡的一個小胸針,送給了小包子,小包子還是第一次收到這種女孩子似的禮物,表情懵懵的。不過面對劉耀這個長輩,他還是規規矩矩的收下了。

    并且,為了站好最后這班崗,他非常主動地,上前抱了抱囡囡,還吻了吻囡囡的小臉。

    說了句,“謝謝囡囡姐姐。”

    笑得一副天真無邪啊,眼底那股子邪氣兒,已然掩不住地勾人。

    囡囡終于破啼為笑,小臉上飄上兩朵小紅云兒,一晚的糾結總算擼平了,心愿得了,未來可期啊!

    生日宴,總算落幕了。

    ……

    哦!

    還得插播一條。

    厲哲軒小朋友在蛋糕大戰之后,因為吃掉了太多的蛋糕,已經累得爬在沙發上,呼呼大睡了。呼呼……維持正義的哥哥,真不容易啊!呼呼……阻止不了弟弟妹妹們,吃掉“彈藥”這一招,也有點兒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LOW啊!呼呼……

    陸婭楠也累得夠嗆,遂也暫時留宿在厲家別墅。

    ……

    回去的路上。

    貝貝終于遂了心愿,心情倍兒好,竟然沒有睡意,還和貝克爸爸唱起了英文哥。

    朱婧慈一直在拉扯身上的新換的萌萌的衣服,總覺得顏色太過粉嫩,看起來實在幼稚可笑。可她的衣服已經被一群小鬼給毀了,不換又不行。只是,腦子里,偶時想起換衣服時,那間更衣室里,放著的男性用品……

    “你們兩都不累嗎?!”

    像是要甩掉什么,朱婧慈不耐煩地開口叫了一聲。

    前面開車的貝克看了看后視鏡里的女人,就給貝貝打了個眼色,貝貝立即乖乖地閉了嘴兒,還和貝克做了一個可愛的噤聲動作。

    貝克宛爾一笑,道,“慈兒,我還是第一次看你穿這么粉嫩的顏色,看起來挺可愛的。”

    貝貝人小鬼大地爬上椅背,看著母親,也贊道,“媽咪,你穿起來,比那個巫婆阿姨好看,好看一萬倍!”

    朱婧慈被大小兩個男人這一夸,就是再復雜的心緒,也迅速消褪了。不好意思地笑斥了兩句,再低頭看身上的真絲長裙時,似乎感覺又不一樣了。

    這裙子聽那個小土包子說,是亞特本地的手工真絲布剪裁而成的。份量十足,花樣兒更是由其母親自繪制,可謂獨一無二。這袖口和領口中用的都是上乘的珍珠做扣面,溫潤華貴。又是小姑娘似的A字型剪裁,對于向來穿慣了合身裙的她來說,的確太孩子氣了些。可是,卻不想穿出來的效果,比她想像的都要好。甚至,因為她身量比原主更高佻,倒更襯得一雙美褪纖白細長,由原主的可愛風一下拉出了性感派。

    “要是你喜歡這裙子。回頭我跟公主說說,讓她把裙子賣給咱。”

    “這怎么好。”

    “那就問問看,她是哪里訂制的,我回頭去給你訂幾套回來。”

    “聽說是亞特皇宮手工制的,恐怕……”

    “哦,皇宮特制啊!那的確不容易。不過,就這件讓她賣給咱們,應該不難。公主這人挺溫和的,也很好說話。要是這衣服真那么特別,我想她也舍不得拿給你換上,是不?聽說她之前也只是被一戶普通平民養大,性格倒是真的很好。”

    朱婧慈雖然不再介意衣服的事兒,不過還是不太喜歡聽萌萌的話題,遂借著兒子轉移了話題。

    “貝貝,你要多和囡囡妹妹一起玩。囡囡才是咱們自己人,知道嗎?”

    貝貝聽著,一邊點頭,卻又一邊強調,“可是,豆豆也很可愛啊!”

    朱婧慈不耐煩地嘖了一聲,“那是別人家的妹妹,怎么能跟自己家的妹妹比。怎么也是自家的好啊!”

    貝貝看出母親有些不悅,不敢回嘴兒了,小身子都從椅背上縮了下去。

    貝克撫撫小家伙的腦袋,一邊笑道,“哎,貝貝還小,多交幾個朋友,是好事兒。要是真那么喜歡妹妹,回頭,爸爸媽媽努力努力,給你生個可愛的小妹妹。就像豆豆家的小依依一樣,好不好?”

    貝貝一想到那尚在襁褓中的小公主,心下也是一亮,覺得,既然小包子那家伙都有那么可愛的兩個妹妹,自己也應該有一個,才拼得過。連忙點頭,“嗯嗯嗯,媽媽給貝貝生個小妹妹吧?我會做一個好哥哥的。”

    朱婧慈聞言,表情微微僵住。

    貝克卻沉浸在了小朋友勾勒的美好幻想中,說,“慈兒,咱們生的女兒,一定也很可愛。到時候,家里孩子多了,貝貝也不會那么寂寞了。當了哥哥,可就是小小男子漢了。以后,可不能隨便哭鼻子,要保護妹妹咯!”

    “嗯,我會保護妹妹的!”

    這一大一小兩男人還真是特別默契,一搭一唱之后,各豎一個小拳頭,互相碰一碰,很是自得其樂。

    然而,兩人都沒有注意,坐在后面的女人表情卻漸漸淡了下去,剛才那一腔的暖意被窗口的風吹得一絲不剩。

    朱婧慈緊緊地握緊了手,心想,不能再等了,今晚就把真相告訴貝克吧!不管怎樣,她不能再那么自私了。

    ……

    另一邊,劉耀家的汽車上。

    朱碧嬋彈了女兒一腦門兒,訓道,“傻丫頭,媽媽之前都跟你說過了,那個腦門兒上有紅點兒的,是厲家大哥。以后見人,先搞清楚再獻殷情。不然搞半天,對象都沒弄明白,你這不是白做表情,替人做嫁嘛?!”

    囡囡捂著腦門兒,可憐巴巴地說,“可是,人家沒有送錯,人家就是喜歡跟小包子,一起玩。”

    朱碧嬋長嘆,“那個小調皮蛋兒,有什么好的。再不濟,喜歡靚寶這個小紳士,也比小包子強。”

    囡囡嘟起小嘴兒,卻埋下了腦袋,嘀咕起來,“靚寶已經有豆豆妹妹了。小包子,也不錯啊!”

    朱婧嬋聽了,更是郁悶,“難道世界上只有厲家小子了?!那曲家的大哥哥,不也挺帥,挺完美的嘛!”

    劉耀一聽,就嘆氣了,這例子也找得忒不合適了吧!

    果然,囡囡又補充了,“可是曲哥哥喜歡的是豆豆,他都跟豆豆求婚了。”

    “去!什么求婚,你們小屁孩兒懂什么。”

    “可是,小包子他說沒有女朋友的。”

    劉耀這下可忍不住笑開了,“對對,我們家囡囡說的對。找對象,怎么著也要找個沒女朋友的。像你爸爸我當年多蠢啊,橫豎找個心里有暗戀對象的傲嬌女,可折騰死人了。囡囡,爸爸支持你,要談朋友,爸爸贊助哈!加油!女追男,隔層紗。就像你萌萌阿姨,輕輕松就把你厲叔叔給搞定了。”

    “嗯,加油!”

    朱碧嬋看著這父女兩竟然擊掌盟誓,那哥倆好的模樣,氣得她一時都不知說什么,還給氣笑了。

    ……

    厲家客房中。

    張小苗從樓上寶寶房下來后,就一直在嘆氣兒。

    王致誠洗漱出來,一邊贊嘆著老板家的裝修設備就是高大上啊,一邊還琢磨著給重新裝修自家的衛浴,看到老婆在那里蘑菇,笑了,“老婆,還不快去享受一下波浪式按摩浴缸。BOSS家的定制式衛浴,可真是七星酒店級別的啊!過了這村兒,就沒那店兒了。”

    張小苗瞪了丈夫一眼,“就你這出息。自己給人當下屬就夠了,現在搞得自家兒子也變成了老板兒子的小狗腿兒。”

    聞言,王致誠愣了一下,叫道,“這……這怎么說話的呢!之前誰在外面說什么都是小孩子們的游戲,玩玩而矣。怎么著,現在又上心了?”

    他湊上前,就擰了把老婆的鼻子。

    張小苗不滿地打掉那只狼手,道,“我是覺得,咱們不該留宿。反正我之前想著,兩小子也不在一個幼兒園,等一分開,沒幾日就忘了。我也不怕咱們小王子被小包子帶壞。可是,之前那小子還要求轉學校,要跟小包子大哥混!嘖,明明自己才是哥哥,這才一小會兒被人家洗腦得連長幼都不分了,我怎么放心啊!”

    王致誠一聽,張著大嘴兒也愣了好幾秒。

    心說,BOSS家的種,果然不同凡響啊!影響力竟然這么大,這才玩一天呢,就把自己家的種給策……這么說也不對哈,那是遺傳了強大的領袖力量吧!

    他不禁小聲嘀咕著,“嘖!到底人家家的是真正的小王子,跟著王子混,其實也不差啊!好歹,比他爸跟著班長混,還高出一……哎喲喲喲,老婆,我,我錯了,我錯了,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吧,老婆……”

    ……

    這大概就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吧!

    這么長的歲月,未來的一切,都還是未知數呢!

    ……

    隔日,小軒軒醒來之后,就捂著肚肚叫疼,進了廁所拉了好久。

    沖水時,陸婭楠看了看馬桶嘴兒,都被塞滿了。

    她捂著鼻子,扣上桶蓋兒,回頭就戳了小家伙一腦門兒,笑罵道,“你小嬸兒家的蛋糕是多好吃,竟然吃了那么多,拉了這么多粑粑!回頭告訴你爸爸,看大將軍怎么修理你!”

    小軒汗嚇得直捂腦門兒,可憐巴巴地表示,“哥哥好可憐哦!”

    陸婭楠聞言,先是一愣,隨即就大笑起來,抱著小家伙沖了個澡。小家伙出來后,精神抖擻,就叫著要去叫弟妹起床早練了。

    “我說,軒仔啊!為啥,你的畫風就跟大家不一樣呢!”

    昨晚上演的一幕幕爭風吃醋的大戲啊,他家的小子完全就是亂入黨。連半個角兒都及不上,就被蛋糕砸得二五八萬的直接下了場。真是無法形容啊!

    小軒軒聽不懂媽媽的意思,只急著提褲褲,穿鞋子,要去找弟弟妹妹,還不忘拿著他的木頭小手槍,朝腰間一別,說,“軒將軍,稍息,立正,齊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在母親好笑的眼神中,小家伙走出了房間,就朝前方不遠的寶寶房去了。

    厲哲軒剛準備敲門時,身后樓梯口就傳來了腳步聲。

    陸婭楠“咦”了一聲,便看厲錦琛和萌萌兩人一副外出歸來的模樣,攜手走上樓來,看到厲哲軒時,萌萌上前打招呼,厲錦琛先發現了正站在門口看兒子的陸婭楠,喚了一聲“大嫂,早!”。陸婭楠應了一聲,覺得有些奇怪,這兩人不像是出去晨練的樣子,似乎是從遠處歸來。

    奇怪了。

    昨晚大家睡得都挺晚的,白天還那么累,這兩人還有精力跑出去……二人浪漫?!

    事實上,這個生日夜,比所有人想像的都要漫長。

    ……

    時間拉回到六個小時前。

    主臥室里,一翻激情纏綿之后,男人將小女人抱到浴間洗漱一番之后,安置回大床時,小女人已經睡得人世不醒了。

    本該關燈共眠,他卻深深地看了看被窩里的可人兒,在她額下印下一吻,便關了床頭燈,轉身進了衣帽間,穿戴好之后,便從衣帽間的另一扇門離開,悄無聲息。

    他下樓后,直接進了車庫,很快開出一輛流線型的跑車,超低的引擎聲,仿佛夜色幽靈般,很快消失在了蜿蜒的車道中。

    殊不知,當他關燈離開主臥的那一刻,床上的小女人突然睜開了眼,那眸色一片清朗,仿佛之前的交頸纏綿都沒有發生。

    那時,正是零晨兩點,傳說中的逢魔時刻。

    也是天地之間,最黑暗的時刻。

    厲錦琛開著許久未開的豪跑,一路北行,如若無人般馳騁在幾無一人的大道上。

    車蓬被打開,大風吹亂了他的發,剛剛沐浴后溫暖的水氣,很快被北方寒冷的夜風拭去。不過幾分鐘,就能感覺絲絲的寒意,如牛毛細針盤,從肌膚往骨頭里鉆。

    但他不以為意,憑風肆虐,從臉頰一直到胸口,都被風灌注得一片冰涼。

    鏡中反映出的面容,一片冷肅,那雙直視前方的漆黑瞳仁中的所有情感,似乎也被這深寒的冬風,刮得一絲不剩,冷到骨子里。

    前方,漸漸顯出一片黑黝黝山形輪廓。

    駛到近前,便是一個大大的玉石牌坊,上書幾個大字,其中有兩個字昭示著這里的用途……墓園。

    午夜兩點半,墓園其實是不開的。

    厲錦琛下車后,走到側邊的小門處,輕輕一推,門就打開了。

    這夜很黑,天上卻懸著半輪新月,清盈盈的似一抹銀盤,竟也約約照亮了地上的石道,一路向上,有青翠矮灌夾道長送,隱約似乎還有盈盈鈴聲。

    厲錦琛拾階而上,每一個步子,都邁得長且緩,一種莫名的沉重感漫延開來。他穿著一件及至腳踝的黑色大衣,寒風中衣袂飄擺,滿身落磊,淡淡幽咽。

    直走到高處,又折了一道,便見著一排直直聳立的濃蔭,將那極北的寒風都掩去了不少,樹葉沙沙作響,卻是比適才行過之處要安靜了不少。

    若是白日來此,明眼人一看就能瞧出,這片背風的園地,算是這里的風水寶地,貴賓專享區了。

    厲錦琛重又抬起頭,黑夜中的目光一片冷亮,前方幾米處的一個墓碑前,竟然已經有人,燃起燭寶香紙,還有一大捧的漂亮花束,碑上披著一條彩紗,很像小姑娘的裙裾,空氣中騰起一股股熱氣,帶著灰燼,升入高空。

    走得近了,便看清那早到一步的人,穿的是一席橄欖綠的軍大衣,回首時,淡淡的燭光映出一張已滿是溝壑的蒼老面容,對厲錦琛綻出一個淡淡的笑來。

    “阿琛,你來了。”

    “嗯,爸。”

    姚謙嘆息般地說,“我想著你今日陪孩子們過生,應該很累,便早點兒過來陪妹妹。”他俯身就去拿香燭,厲錦琛先一步。

    “爸,我來吧!”

    拿起三株香,點燃,厲錦琛退后一步,朝著被裝點得極喜氣的石碑,行了一禮。由于是晚輩,倒不用三叩九拜拜,便直接將香插上。

    他沒有立即起身,一如之前的四年里的每一個忌日,膝頭不自覺地落在了地上,伸手撫上了石碑中,那張新換上的照上的小小笑臉。這張面容,幾乎和屋中小依依的如出一轍。

    雖然,失而復得又朝夕相處了這么久,可是曾經驟然失去的痛,依然在這黑夜中悄悄漫出記憶的深淵,讓人遍體生寒,尤有悔意層層迭漲。

    姚謙看著男人扣緊石碑的五指,便輕松道,“算來,咱們妹妹今年也該有五歲了。記得萌萌五歲的時候,雖沒有小豆豆那么過份愛美啊,也是很喜歡拿著漂亮的紗巾,在屋子里轉圈圈兒。我就想……”他不禁微微頓了一下,聲音有些變化,“我就想,咱們妹妹肯定也喜歡這漂亮的紗巾,戴在頭上,跟公主一樣。”

    話落時,過了好半晌,厲錦琛才淡淡地應了一聲,“嗯,妹妹,也一定和她媽媽一樣,愛臭美。”

    不知想到什么,兩個男人的目光堪堪接上。

    恰時一道風兒從兩人身旁溜過,四下枝葉沙沙作響,仿佛化為一片孩童的咯咯笑聲,漸漸地,溜遠了。

    四道目光中似乎同時騰起一股濃烈得化不開的情感,又迅速錯了開去,卻拭不去那眼底涌起的一片水光。

    五年了。

    他們為妹妹報仇,將那惡人繩之以法,以命抵命,也已經過去兩年多了。

    也許小家伙又重新以小依依的身份回到了他們身邊,但這痛,依然是男人們心中,無法忘卻的疼痛。每年三寶過生時,他們都會不約而同,到這里忌奠妹妹。

    這個孩子,出生后還未及定名,就猝然離逝,只留一個小乳名,每每思及,仍是不忍唏噓。

    少頃,姚謙拍了拍厲錦琛的肩頭,“天快亮了,我先回去了。免得你媽又叨叨,你也早些回去。這周有時間,我和你媽過來看看小依依。”

    “好,爸。您小心點!”

    厲錦琛目送姚謙離開,不見了身影,才回過身,長長地呼出一口氣,又慢慢蹲了下來。

    他從懷里掏出錢包,錢包里的相片夾里,放著的正是他們在三宮時拍的全家福照。他伸手從照片底下,慢慢抽出了一張照片,卻是三寶剛剛出生時,在倫敦醫院時,他抱著妻兒一家五口拍的一張全家照。

    只是沒想到,這竟然是妹妹活著時,家里僅有的一張有她的合照。連小妻都知道他不愛照相,也從未翻過他的皮包,但這張照片,卻是一直放在他包里的。

    指腹輕輕撫過照片上,微笑的幾張小臉兒,他懷里抱著最贏弱的妹妹,難得照相時,小姑娘是睜開眼的,還露出了難得的笑容,瞧著和依依是有幾分相似的。

    夜風漸大,沙沙的樹葉摩擦聲里,響起男人溫柔低沉,又蓄滿無限悔意的聲音,“妹妹,祝你五歲生辰快樂。在爸爸心里,你是永遠不會被替代的,爸爸最愛的,小女兒。”

    月華如練,細細鋪灑出一地銀輝,仿佛有小女兒的嬌笑聲,悄悄吟唱著那一句詩歌,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

    天邊泛白時,厲錦琛才起身離去。

    當他走到大門時,在路燈映照下,竟然有一抹小小的身影,縮著脖子,原地跳騰著,磨得石板沙沙作響。

    他快作兩步,推開小鐵門出來。

    吱呀一聲開門聲,引得那小人兒迅速轉過身來,不知有沒看清他人,就直接撲了上來,一頭鉆進他懷里。

    悶聲悶氣地嘟嚷著,“大叔,你怎么也那么冷啊?剛才從冰窖里出來的?!”

    厲錦琛低下頭,對上一雙晶亮的大眼,小女人聳著被凍紅的鼻頭,模樣真是可憐,貌似還有幾抹鼻水沒擦干凈。

    他心下微嘆,伸手將人大衣緊了緊,裹著人,口氣不咸不談道,“誰讓你深更半夜跑出來的?活該挨凍。回頭別又跟我嚷嚷著起白皮兒了,自己去媽那里做SPA。”

    萌萌立即得勁兒了,“哈!你這是說的人話嘛,人家等了你好久哦!爸都出來幾個鐘頭了,我看看。”她要抬手看表,可惜被他緊緊一箍,還故意不讓她抬手了,把她抱得跟個蠶寶寶似的,只有腦袋可以動上一動。

    她故意重重哼了一聲,“好吧,不讓人看,至少也有兩個多鐘頭。可凍壞咱孩子他媽媽了!”

    聞言,他終于是繃不住勁兒,失笑出聲。

    “你呀!”

    輕斥的長嘆聲里,她把小臉鉆進他的頸窩里,蹭著熱氣兒,小臉兒磨了磨他發涼的臉頰,聲音漸漸低徊。

    “大叔,你大半夜的不睡覺,和爸跑墓園,探望什么重要的大人物啊?”

    厲錦琛心下微微一動,就說是自己和姚爸一起的戰友,因為突然過逝,時間特殊,所以就過來看看。

    可惜這話還沒說完呢,后腰就被小女人毫不留情地狠狠一揪,疼得他也禁不住失聲低咳了一下。

    萌萌一下推開了男人。

    厲錦琛懷中驟然軟物,覺得寒意直襲。

    “萌萌……”他面上有愧。

    “厲錦琛,都五年了,你還想騙我多久!”她卻并不打算就此放過。

    四目相接時,各有執意,氣氛變得有些僵硬,長久的凝對之下,竟皆無語。

    萌萌心頭蓄著不快,倏然撤回眼神,轉身就走。當然,不是悶頭亂走,而是回去自己的小甲克蟲。既然對方都不坦誠,她還留下來干嘛?繼續被他蒙在鼓里嗎?她都沒有怪他瞞了她這幾年,想著他心里怕是更難過的,因為直面妹妹的死亡,將孩子尸骨下葬,都是他和父親兩人操持。且還為孩子選了這么個青山綠水的高級墓地,每年管理費也不低。

    可是,現在明明都已經被她發現了,他竟然還要編著謊兒來騙她。真是……不可原諒!

    他還當她是一家人嗎?!

    “萌萌……”

    當然,姑娘是沒機會上車的了。

    厲錦琛兩步上前,將人又攥回了懷里,捧起氣繃繃的小臉,可迎上她的眼神時,又是無聲長嘆。

    萌萌掙了掙,像征性的,就算結果一樣,過程還是得表示一下自己不滿的是不!

    他不說話,她也不說。

    她將腦袋重重地撞在他的心口上,沒看到他悄悄彎起唇,大手輕輕撫著她的頭,安然閉上的眼底里,泛起濃濃的溫柔暖意,將這一夜的凄寒悔痛,都盡數抹去。

    那時,太陽從他們身后的山頭升起,撫過一排排石碑,撫過那披著彩紗的碑頭,撫過了那張來不及舒展長大的可愛小臉,將相擁的兩人的肩頭都打亮。

    “萌萌,都過去了。”

    良久,他終于吐出一句。

    她心頭一疼,抬手環住了他的腰。這個男人,還是老樣子,把最痛苦難過的留給自己,責任重擔全壓在心底,將所有的安穩踏實留給了她和孩子,讓她怎能不愛他呢!

    “大叔,以后你想來,咱們陪你一起來,好不好?”

    “好。”

    “嘻嘻。”

    “不過……”

    “能不能不要這個但字句啊!掃興!”

    “萌萌,我是說認真的。孩子們,還是晚些告訴他們的好。”

    “晚些?多晚?”

    “看時機吧!”

    她有些不茍地瞪著他。

    他撫撫她的小臉,柔聲商量道,“你瞧,我不也沒告訴你,你不就自己發現了。”

    萌萌忍不住想翻個白眼兒,“厲爸爸,拜托好不好,你要讓豆豆自己發現不是厲家女兒,不怕小女孩胡思亂想嗎?”

    厲錦琛想了一下,有了一絲猶豫,“的確。不過……”

    “討厭,說了不要用但字句的啦!”

    他笑出聲來,“豆豆有疼愛她的哥哥們,不用擔心。”

    她忍不住又哼哼,“說得輕松。難道,你就沒擔心過我會亂想嘛?”

    他擰了下她的臉蛋兒,“不用擔心,我扛得住。”

    她一下氣得跳腳,“好哇,厲錦琛,你這個壞蛋。”撒了手,就往自己的甲克蟲跑。

    得了得了,大男子主義的家伙根本無法勾通嘛,就讓正義的冬風來懲罰他吧!她要回去陪寶寶們吃早餐,再睡個因頭覺了。

    “老婆……”

    這一回,當然還是沒能逃開男人的懷抱,而且,這聲音攻勢比起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強悍,聞之酥骨啊!

    “謝謝你。”

    謝謝你的包容,把我從地獄里拯救出來,敢于面對自己。

    謝謝你的寬容,原諒一個狠心害你兩次生死邊沿掙扎的男人。

    謝謝你的愛,讓我們這個家,不管經歷多大的磨難和危機,都能安然渡過,幸福相守。

    謝謝你,我最愛的小萌妻!

    《番外完》

    最后一點點。

    “這車我讓人過來開。”

    “才不要!人家可是新時代獨立自強有擔當的新女性好媽媽,自己的車自己開,自己的路自己走,自己的男人自己泡!”

    “萌萌……”

    “嘿嘿,老公,咱們比比,誰先到家啊!”這是《速度與激情》滴萌新版吧!

    男人無奈搖頭,眼底都是寵溺。

    一個代步的時速不過3碼的小小甲克蟲,敢跟他至少4馬力的豪跑叫囂。

    “好吧!輸掉的那個,今晚得在下面。”

    回應男人挑釁的,是一陣氣勢十足的引擎聲。

    紅色小甲克蟲,眨眼就只剩個小紅屁股了。

    男人宛爾一笑,慢慢踩下了油門兒。

    可以肯定,今晚可有好戲的等著他了。

    ------題外話------

    《小萌妻》到此就全部結束啦!也許親們還覺得,還有些東西沒有交待。不過秋覺得,內容不是特別多。再寫下去,有些啰嗦了。若是換主角,寫兒女,不符合秋的習慣。一個故事,還是一對男女主最美。若是有好的構思,秋秋會另外開新書滴。感謝大家這兩年多來的陪伴,非常感謝,不管是半途離開的,還是追到最后這一刻的,都給了秋秋非常多的鼓勵和支持,秋秋這里九十度大鞠躬,感謝大家,當然還有咱們一路走來的網站和編輯們。

    OK!還得打個廣告,秋秋新文《神秘大亨的小甜心》已經20多萬字很肥咯,喜歡滴親們快快來啃,估計月底上架就沒有這么多免費啦!趕緊的,入坑有福利喲!么么噠!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计划 贵州11元选5走势 冠亚体育app下载 山东十一运夺金论坛 辽宁11选5复式投注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免费下载欢乐真人麻 吉林快3推荐号码 快乐彩浙江快乐彩十 澳洲幸运10群 国内十大期货配资公司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遗 海南4+1开奖号码 小游戏上海麻将连连看 三羊期货配资 老快3遗漏遗漏数据 老快3开奖号码百度百科